寒四

画都是约的

邵宇寒在参与“戴着姓名发夹在镜头前拍照”活动时的照片

“有没有一种可能,邵主任,那个姓名夹其实是要戴自己的姓名。。。”

邵宇寒显然是故意的

约稿劳斯@鱼鸖 

关于最近不写文不务正业在搞什么


徽章。。反正也没想过要成团,跟亲友拼了一下我们就去私生了,用的是米佧和邵主任在咖啡厅(医院休息区?)对视的那个场景,就起名叫一眼万年(很土)

“枪响之前”


卡密是@夭山璟,太牛了太牛了完全是我心里的陈默群

#私人稿件,请勿私印#

【邵米】邵宇寒害怕的东西

CP为:邵宇寒x米佧 非官配!非官配!请自行避雷

时隔百年我又开始写邵米了...三个多月过去了依旧没有找到更好吃的BG,呜呜

全文4K字,一发完,暧昧期✔


“欸,你说,邵主任会有害怕的时候吗?”

 

米佧正低头处理病人的病历,被贾立突如其来的拍肩吓得手一抖,差点让病历落在地上,她赶紧伸手稳住病历,脑子里却开始思考贾立提出来的问题。

 

邵宇寒会有害怕的时候吗?

 

米佧琢磨了半天,最后模糊的推测出了否定的答案。无论是他和她一起经历的几百次日常巡房,还是那些让她措手不及的突发状况,邵宇寒都能处理的游刃有余。她还记得那次邢克垒的肿瘤,让他们所有人都慌了神,但邵宇寒似乎完全不受情绪的影响,不仅把事情一步一步安排好,甚至还亲自操刀完成了高难度手术;还有困扰她很久的,让她私下里偷偷哭过几次的小满的病,也在邵宇寒井井有条的排布下完美解决。无论什么事情,好像只要邵宇寒在,那些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他这样一个强大过头的人,会有什么害怕的地方吗?

 

米佧想不到。于是她抬起头,很诚恳地对贾立说:“我觉得没有。”

 

“……”贾立露出了我就知道的表情,绝望的挠了挠自己的头,“那这次的万圣节活动,看来又没邵主任什么事情了。”

 

“什么万圣节活动?”这把米佧的好奇心吊起来了。

 

贾立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什么东西,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其实也不是什么官方的活动啦,就是我们科和主任一般关系比较好,所以万圣节的时候我们都会小小的整一下主任,促进感情…其实也就是去年整了一下周主任,这个活动也没有延续很久,邵主任平时也挺忙的,不行的话也…”

 

“我觉得可行。”米佧显然是被说动了,眼睛里都闪着光,嘴角还挂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去的笑容,“整一下邵主任!”

 

“…?”贾立似乎被这猝不及防的答应给弄懵了,他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那么乖的师妹,在整自己的老师这块兴趣居然这么大。

 

“我也想知道邵主任怕什么嘛,总感觉他什么都不怕。或许他会怕鬼吗?如果他怕鬼,可以让陈滔策划一下,他可擅长装神弄鬼的吓人了…”米佧自顾自地说下去,手不自觉地托腮笑了起来,她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师兄眼睛里那由诧异逐渐转换为为邵宇寒的祈祷。米佧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缝,看起来又甜又人畜无害,但此时的贾立丝毫没有感受到这种如沐春风的甜蜜,他在心底为邵宇寒画了个十字——您最喜欢的学生居然是这样的人,您…知道吗!

 

一无所知的邵宇寒在万圣节那天正常上了班。那天是他的非手术日,邵宇寒出了一上午的门诊,下午又查了房,确定没问题之后就打算去食堂吃个晚饭再下班,结果被贾立一行人给呼啦一声围住了。

 

还没等他开口,过分热情地贾立就抢先说,“邵主任,您吃过饭没有?”

 

“还没呢。”邵宇寒不明所以的回了话。

 

“那邵主任我们一起吧?”是许妍珊开的口,她依旧是平时对上他时候那种爱慕的眼神,但里面却掺上一两分狡诈。

 

邵宇寒眼睛扫了一遍,发觉那四五个学生里并没有米佧,又再看了眼这帮过分热情地家伙,心里已经有了一两分猜测。但他并没有点破,只是换上了淡淡的笑,“好阿。”

 

一行人簇拥着他进了食堂,又簇拥着他坐下,尽管每个人都想表演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四五个若无其事的人寸步不离的贴着他就显得足够诡异。邵宇寒把嘴角的笑意压下,低头吃他自己的饭。虽然他不知道他的学生们要做什么事情,但依他所见,绝不是什么好事。

 

他自动屏蔽了周围的学生们频频看向他的诡异目光,低头专心干饭,比起周围人心不在焉的进食状态,他自己倒显得自若,跟平时自己一个人吃饭的速度差不了多少。学生们在他周围刻意的聊一下医院的八卦,试图勾引起他的好奇心来降低他的进食速度,只可惜在酒吧写过论文的邵主任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功夫颇深,消息也不知道进没进耳朵,反正扒拉饭的速度是一点都没慢。

 

见到这样的情形,邵宇寒对面的许妍珊把手机放在桌下,十指飞起在屏幕上打字,“米佧好了没有阿?”

 

“快了快了,再撑个十来分钟,米佧只剩下血浆没有抹了!”是陈韬回的消息。

 

这边的许妍珊看着邵宇寒吃完饭,泰然自若地冲他们点头,准备站起身离开,讲到一半的八卦似乎也没有再听下去的意思。她心里急得不得了,一边使劲的催促着陈韬,一边给贾立使眼色。

 

贾师兄哪知道邵主任这么难留,他眉头紧锁,看着师弟师妹们殷切的眼神,嘴比脑子更快的吐出了“米佧”两个字。

 

邵宇寒的手顿住了,起身的势头在那一刹那消失了,仿佛之前不过是他们的错觉。他慢条斯理地抽着桌上的纸巾,眼睛像不经意般看向贾立,被邵宇寒的目光一注视,本就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米佧名字的贾立脖子一缩,脑子混沌的道:“米佧是不是还单着呢?”

 

“是啊,但是之前不是有个耳鼻喉科的住院医想约她吃饭吗,还有之前有个很帅的刑警也到医院来找过米医生…”张医生赶紧接上话。

 

邵宇寒不语,只是坐在那边静静听着,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端上了自己的手机,正在上下划拉着。这些学生怕邵宇寒又起身离开,愣是扯了十分钟的米佧长米佧短,恨不得把米佧兜底的事儿都讲了,直到许妍珊低头看了眼手机,比出了OK的手势,这一桌的人才松了一口气一样,草草的结束了话题。

 

“邵主任,那,我们先走啦。”许妍珊把饭盆拿起来,瞄了一眼邵宇寒,后者仿佛刚刚真的专注于自己的屏幕里,这时才抬头,礼节性的冲他们点了一下头。

 

等人群都散开,邵宇寒把手机放了下来,他脑子里回荡着的是刚刚那些八卦。他素来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很有信心,但这次他却没有那么确定了,那个真诚却又迟钝的女孩儿有察觉到他的心意吗?他居然可耻的回避了这个问题。

 

甩掉大脑里那些奇怪的想法,邵宇寒朝自己的办公室回去。夜晚的医院静悄悄的,尤其是越靠近他的办公室,越宁静,也越黑暗。但,今天的办公室周围似乎暗的过头,也静的过头了,他想。

 

然而黑暗显然不在他的惧怕范围内。他大步流星的沿着走廊走到了办公室门口,然后停住了脚步。因为黑暗,他看不太清里面的情况,但他的视力比米佧他们想象中要好很多,借着从窗帘没覆盖到的窗户里透出的月光,他隐约看见了一个尽力蜷缩着自己的身影,躲在他记忆里的灯的开关附近,那人似乎是在想用沙发卡住自己,给他制造一个视线盲区来实现jump scare,可惜事与愿违,尽管那个身影已经尽量蜷缩,但还是露出了小半截身子。

 

“……”邵宇寒故意站在门口,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看向那团身影,他都能想象到黑暗里米佧偷偷看他的样子。过了许久,他轻叹一口气,慢慢的踱步到开关边上,手作势要打开开关。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面前有一阵风刮过,米佧“嗷”的一声从地上猛地窜了起来,小姑娘时间卡的刚好,只要他打开电灯,就能看见她被陈韬图的乱七八糟狰狞的脸,还有她故意摆出来的张牙舞爪的姿势和扭曲的表情。

 

只可惜邵宇寒并没有如她所愿地打开灯,所以米佧的攻势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她身体前倾,就像一只不知所措的小猫一样停在了半路中,扭曲的表情也僵在脸上。

 

“米佧?”邵宇寒试探的叫了一声。他总喜欢用第一声叫她的米,听起来就像是英文名一样。

 

现在米佧停在一半,身体前倾,再往前一点就要碰到邵宇寒的白大褂。而邵宇寒的声音就从她头顶上方落下来,轻轻的飘入她的两只耳朵里,他们的距离近的有些过分了,只要米佧再往前一步,就能落入邵宇寒的怀里,但即便站在原地不动,邵宇寒的温度还是源源不断的传过来。

 

“米佧?”没有听见小姑娘的回音,邵宇寒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他的声音就在她的头顶,连呼吸都近在咫尺,米佧感觉自己脸发烫,她紧张的攥住了自己的手心,几乎是用鼻音回了声“嗯”。

 

邵宇寒不叫了,但他突然低下了头。尽管微弱的月光并不能让米佧看清邵宇寒的脸,但她却能感受到邵宇寒黑色的如同曜石一般的眼睛正注视着她,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嘴角的笑意,那种温和又诚恳的笑容,也是偏爱的一种证明。太近了,米佧甚至能感受到邵宇寒温热的鼻息落在她的鼻尖,又飘散在空气里,她的耳膜里贯穿着的全是自己的心跳——如鼓声般咚咚地,她几乎是迅速的低下了头,双颊变得滚烫。

 

她听见了邵宇寒地轻笑,他慢慢的后退了半步:“那我开灯咯?”

 

光打在她的头顶心,可她不想抬头,她不知道那些血浆能不能盖住她通红的脸,邵宇寒看着已经悄悄爬上小姑娘耳朵根子的红晕,善解人意地说:“出门右转是洗手间。”

 

看着米佧几乎是落荒而逃地背影,邵宇寒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米佧一边在厕所洗掉了脸上地血浆,却发觉画的特效妆没准备卸妆用的东西。她气馁地低头往回走,看见邵宇寒站在门口等她,她尴尬的把头抬起来,却撞上了邵宇寒温柔地眼睛,“把脸画成这样,是想吓我吗?”

 

“嗯。”米佧闷闷地点头,“但不是也没吓到您吗,没想到您连jump scare都不怕。”

 

邵宇寒没有反驳她,只是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我送你回去卸妆?顺便卸完妆带你去吃饭?”

 

邵宇寒这么一说,米佧才发觉今天搞了一晚上连饭都没吃,但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她又开始犹豫。然而她的肚子却恰到好处的发出“咕”地一声抗议,这让她瞬间没了拒绝的理由,米佧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意。

 

仁心医院外倒不像医院内那样安静,这个点正是人们结束上班开启生活的时刻。米佧坐在副驾驶座,倚靠在窗边,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和车内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片刻,邵宇寒打破了沉默:“你就这么好奇,我害怕什么?”

 

“嗯!”米佧转过身,认真的开向邵宇寒,“我总觉得邵主任是无所不能地,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害怕的东西。”

 

“我害怕的东西其实比你想象的多。”邵宇寒眼睛注视着前方,手指轻轻地触碰了下自己的眉心,“我记得之前有台手术,危险性很大,上手术台前其实我很害怕,因为手术台上躺着的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如果失败了,那两个孩子就再也没有妈妈了。但我不能害怕,因为我是主刀医生,她的命在手术台上那一刻就掌握在了我手里,她只能依靠我。如果连我都不能坚定无畏,她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米佧去看他的侧颜,当他说到病人的时候,总是会比平时认真严肃很多,他的下颚勾出一个漂亮的弧度,脸上是之前没有的坚定和认真。

 

我也会像你一样,成为病人可以依靠的米医生,米佧望着他想。然后她又看向他搭在方向盘上的修长十指,看向他长长的睫毛,看向他工作了一天略显疲惫的面容,路灯有时候透过车窗照进车里,他的脸在灯光交替下一会儿被黑暗吞没,一会儿又被光打亮,这样的光暗交替极具催眠效果,米佧看了一会儿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邵宇寒撇头看了一眼,就转回去安安静静的开车。就这样静静的开了很久,直到停在米佧家门口,他才开口:“其实我还有一次,比这次更害怕。”

 

“什么?”米佧迷迷糊糊问。

 

“当时你发烧把自己隔离的那个时候。”邵宇寒深吸一口气,“我当时…真的很害怕。我责备自己为什么把你留在那边值班,要是你真的被感染了…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邵宇寒顿住了,良久,他才下定决心的张口,“米佧,虽然医生的职责是把救人和治病放在最重要位置,但是于私,我还是希望我能先保护好你。”

 

他话音落下,整个车厢突然变得寂静无声。邵宇寒转过头,对上了米佧的眼睛,小姑娘耳朵根子已经变得通红,当然,他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感觉到热度从耳朵根子一寸一寸的爬向耳廓,“我在车里等你,你想去哪儿吃?”

 

“就…就上次那家脑花?”米佧把头转过去,“其实我还有几家小店想吃…像什么…”

 

“先去那家吧。”邵宇寒也把头别了过去,他快抑制不住自己嘴角的笑意了,“之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可以一家一家的尝。”

 

 

小剧场:

 

邵宇寒踱步到开关边上,面带笑意的立定,一声粗狂的“啊!”从身边传来,陈韬张牙舞爪的扑向邵宇寒。

黑暗中的邵宇寒面无表情的打开灯:“…….”

陈韬:…….

“贾立叫你来的?”邵宇寒核善的笑了下。

和半路萌生退意把陈韬推出去的米佧呆在一起的贾立突然背后一片凉意。


希望各位分不清现实和审美的朋友们了解一下以下不等式:

喜欢陈默群≠喜欢历史上的汉奸

喜欢陈默群≠喜欢gmd

同情陈默群≠同情历史上的汉奸

喜欢王世安≠我要叛国

觉得反派形象单一≠不爱国

觉得正派形象单一≠诋毁革命先烈

每个人审美不同,个人喜好不同,看事物的角度不同,喜欢的角色自然而然会不同。你看到这个角色的黑暗面,我却能看见他的闪光面,所以你讨厌,但我喜欢,但是无论如何,请不要干涉别人的爱好,对别人的喜好评头论足。尤其上升到演员本身,实在过于没品。

以上,个人观点,不喜可以喷,反正我黑名单人还没满

原来陈默群身上那些矛盾点,立体点真的都是王阳老师自己加上去的...包括触动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像陈默无笙名场面捏报纸,插兜的小习惯等等...陈默群本身是如此单面,是他给这个人物注入魅力的

晚安,陈默群

我也是

“下辈子,别低头”

感谢@Methyl甲基 老师完成的人物画像,感谢我的亲友完成的海报制作

陈默群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我心里的陈默群,一直是那个带着傲骨的悲剧人物

非常感谢王阳老师对陈默群的精彩演绎他赋予了陈默群不一样的魅力

p1原图,p2壁纸尺寸,只可以保存做壁纸,一般情况下禁止一切转载,绝对禁止商用(LOFTER有作品保护,wb可存)

嘴 过 王 阳 老 师 的 禁 止 存 图

关于陈默群,还是说点什么

我为什么会认为陈默群这个角色性格崩塌,是因为这个角色刻在骨子里的东西被泯灭了。


我拿进击的巨人里面的艾伦(没有辱华,虽然谏山创是精神病但是进巨没有辱华,早上刷广场刷到给我气笑了),复联4里的索尔做个横向比较。


索尔是的核心是他是神,神的那种骄傲刻在他的骨头里,即使阿斯加德被毁,他的信念也是:只要子民在,就是我们的家。对于艾伦来说,他的核心就是他那股不怕死的少年气,他可以说是整部进巨里面最不怕死的角色之一,他的目标是遥远的,也是坚定的。


然而这两个角色都崩塌了。索尔在a4里面堕落,整天喝酒躺着也不管子民,艾伦在139话的名场面我就不多赘述了,看多了也烦。这两者的堕落如果非要强行解释也能解释,索尔失去了自己的亲人,堕落也能说得过去;艾伦快死了,在死亡之前露出人类最低级的求生本能也能理解。


然而,这种看上去逻辑自洽的圆法实际上是对角色性格极大的扭曲。我又要再回到核心问题上,什么能把这个角色立起来?或者说观众为什么会喜欢我这个角色?他的人物个性和魅力点在哪儿?这些就是这个人物的核心,他所有故事的开展应该围绕他的核心进行,那是这个纸片人的灵魂,是他真正能够站立在观众面前,被观众所喜爱和接受的原因。


再回到陈默群这个角色。他刚开始就是傲慢的,甚至是目中无人的,在对铲除他所认定的敌人这个行为上他是偏执的。但从前期的陈默群身上,你看不到一丝贪生怕死的气息,执行任务永远冲在第一线,拼了命想把间谍挖出来,他是自己知道自己的工作是把脑袋别在腰上的,所以他才会对林楠笙说:不是你杀了别人,就是别人杀了你(差不多,原话记不得了)。


在对日军的态度上,他是毫无疑问把他们当做敌人的。无论是指着日本间谍的照片坚定的说的时候,还是在船上被日军枪指头的时候,亦或者是在大本营里倒掉茶水的时候。他这种对敌人偏执的态度以及在骨子里的傲慢,注定了会和他所认定的敌人硬犟到底。


所以陈默群投敌那一瞬间,我是感觉这个角色是有点写崩的,他当时确实没有路走了,但是大家说的是对的,他是可以去死的,至少他会尝试去死,如果他一定要活下来,他之后的夙愿里也肯定有找出污蔑他的人然后把人干掉,但显然,之后的剧情里他没有。看到王阳老师微博的那段自杀之后,这个角色才被圆回来了一点,那场对戏实际上是他的傲慢和骄傲和人类最基本求生本能的对抗。最后人类本能站了上风,所以最后他才投敌,行尸走肉的活着。他不愿意要关公像,他拒绝护身符,他浑浑噩噩的,本质上是因为灵魂里的傲慢与偏执在唾弃他自己。


可现在的陈默群是什么东西?你还能从他的身上看到任何一丝傲骨吗?他就像一摊烂泥一样,支撑着他的灵魂直接飘散,只剩下人类求生本能在为剧情服务。他的角色灵魂已经不知道丢在哪个犄角旮旯里了,只剩下一个名字在强撑着他的part。


索尔的灵魂是神,神可以失落,但不能堕落;艾伦的灵魂是勇气,是决心,是少年的一腔热血,即使下一秒就死去,他也会昂着头。陈默群是他的傲气,即使他注定死去,他也会死于他的傲慢,死于他的无所谓,而不是所谓的死于他的”贪生怕死”。


可能对于普通的不关心陈默群这个人物走向的观众,甚至厌恶陈默群的观众来说,是没有办法和我共情的。他只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站长,然后为了活着投敌,最后低声下气的迎接死亡的结局。但对于一个喜欢这个纸片人的人来说,这种失魂的ooc的创作,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最后再多说一句,陈默群是纸片人,即使在历史上有原形可以参考,他也是独立于任何真实时间线的纸片人。喜欢陈默群≠同情历史上的汉奸,就像喜欢伏地魔小丑≠反人类,把纸片人硬扣上历史人物帽子的,居心如何我就不多说了。


非黑即白的二极管也别来杠我了,和你们说话实在浪费手机电量。